万豪会娱乐官网

致大家终将被互联网改变的生活 - 互联网商业与经济重构

当前位置:万豪会 > 科研规划 > 网红经济“大跃进”式的发展会是未来吗?

网红经济“大跃进”式的发展会是未来吗?

万豪会平台官网 www.ccea1982.org 2016-08-18 03:13:32

新网红经济的商业模式需要社会、政策、资本、舆论等多方位、多维度的呵护才能正常生长,适得其反式的激进势必透支其应有的价值。

昨晚与一多年未见朋友喝酒、侃大山。席间,友君曰:“现在明星代言费太贵,开口1500万,还算不上一线明星。”素来好为人师的我脱口而出:“找网红啊,便宜给力,性价比超高。”朋友沉默了一下问:“你先和我说说什么是网红?我的珠宝虽不是什么大品牌,可是草根网红能撑得住吗?网红模式的持久性又如何?”

微醺的我一时语塞,举杯打着哈哈而言它,私下里搜肠刮肚,仍然没有想出所以然。遂决定席后恶补,给予坚决的反扑!

呜呼,面子是男人进步的源动力,不是吗?

网红经济”的前世今生

按通常的理解,网红,即网络红人的简称,借助互联网获得大众关注进而走红。网红经济指围绕网红开展的商业盈利活动,这个经营活动有个基本前提,需要聚集大量人气,故此又称粉丝经济。

网红经济的理念算不上新颖。早在上世纪90年代末,那个网速还是以K计算的时代,文字是互联网上的主要交流方式,一大批有别于传统文人的网络写手应运而生。他们凭借极具特色、或幽默、或激扬、或深刻文字驱动网络文学火速流行。99年前后,以痞子蔡、安妮宝贝、路金波、宁财神、邢育森等为代表的网络作家崭露头角,成为最早的网络红人

用今天的眼光看,第一代网红经济的商业模式相对朴素和单纯,网红们更多依靠自己的才情与勤劳换取相对公平的报酬,收入也并未到达令人咋舌的地步。此时的营销手段也相对循规蹈矩,网红们即便刷取阅读量都感觉脸红心跳。网络文学在他们的心中还如传统文学一样神圣,他们对自己从事的职业倍感欣慰和自豪。用当时的网络文学“三驾马车”之一邢育森的话来说,那个时代是“一段快乐和自由的时光”。

随着互联网基础设施是改善,宽带逐步进入大众的生活,图片的传播开始便利起来,而这成为造就第二代网红的基础。说起这个时代的网红,不得不提“网络小胖”。他那张肥嘟嘟斜视的脸经各路PS高手的摆弄后,迅速在网络上传播开来,一炮走红。当然,从网红经济的角度看,“网络小胖”是不成功的,因为此后的他并没有实现商业变现,他的成功还是被动、大众自发的。而接下来的搔首弄姿“芙蓉”和豪言壮语“凤姐”彻底改变了这一局面。

在这个时期,“芙蓉”们主动出击,行走于各大BBS、社区之间。搞怪、低俗、搏出位是她们成就网络红人的制胜武器,审丑是这一时期的主旋律。她们被人们娱乐和消遣着。

与第一代不同的是,她们身后都有专业的商业推广团队,水军、刷客是最基本的常规手段。在这个时期,策划、推广到变现已经具备专业化趋势。变现手段也从单一的线上阅读,扩展到线下,广告、代言、商演等成为第二代网红的主要收入来源,网红经济的商业模式已经日趋完善。

按照百度百科的解读,宽频的普及是形成新网红经济的基础。而我个人认为,新网红经济的形成条件有三:其一,各种社交媒体的丰富。比如博客、微信、直播平台、电商平台等;其二,移动设备的极大发展;其三,带宽的进一步提高;这三大条件的具备共同为所谓互联网+形式下的新网红经济打下了基础,也就是第三代网红经济。

在目前这个时代,成为网红的门槛越来越低,一个平台、一部手机就有可能成为网红大军的一员。这使得网红大众化的同时,内容质量也逐步产生分化,向两个极端方向发展。一面是得更加垂直、更加专业,甚至在某一小范围领域,网红们以专家、意见领袖的角色出现,他们以红人的品味和眼光引导粉丝们的行为。这其中以自媒体为最突出代表,网络上一篇大咖的文章报价甚至在50万以上。另一方面,网红们快速突破了第二代审丑的局限,触碰了法律的边缘。直播平台上,为谋取打赏的脱星大有人在。

新网红经济摆脱了前两代内容、人气、变现的原有模式,资本的介入是其最大的特点。今年3月,先后签下“小野妹子学吐槽”、“英国报姐”的金刚学问获得4000万元A轮投资;几乎同时,papi酱获得真格基金、罗辑思维、光源资本和星图资本共计1200万融资。网红经济进入到资本市场的视野,正式宣布资本化时代的到来。

网红经济商业模式产生新变革

一般来讲,一个商业模式能历经近20年发展,从1.0到3.0的变革,应该已经进入成熟期。但是大家看到,新网红经济和前两代的模式有着诸多不同。

前两代网红发展中,无论纯情还是审丑,网红们在内容、人气、变现的路径上延续着、发展着。这是一条看似简单,但成熟且高效的模式。进入新网红时期,这一原始的、稳定的依靠流量变现模式被首先打破。

首先,内容精品化趋势逐渐增强。随着人们对于信息选择的逐步成熟,真正有价值、有吸引力的内容才更加具备持久性。原先依靠搞怪、吸睛的网红则难以为继。内容的分层造成了第一次流量分流。其次,平台多元化趋势愈发明显。无论微信、微博、直播平台,还是未知的新生平台,网民的选择将更加丰富,人们的注意力将不再局限于单一平台上,这造成了二次分流。第三,当设备不再是阻碍,只要人格魅力出众、敢出位,人人皆网红正逐渐成为可能,网红大众化趋势造成了第三次分流。

资本奏响新网红经济的不同音

除却以上三点,资本是另外一个更重要的变化因子。资本的介入让网红经济有了加速发展的趋势,但这个趋势的走向目前还不明朗。从发展的一面看,资本介入当然是好事,也是必然的。但换一个角度,资金过大过猛,也许让事情向相反的方向发展可能。极大超过预期的回报,让网红们纷纷在数据上是造假,一些平台鼓励、甚至参与其中,其目的就是为了吸引资本注意。

媒体报道,某平台一次直播甚至宣称13亿人观看;另有好事者在直播时使用黑屏长达三小时,而这三小时内竟然有21人不离不弃。在撰写这篇文章的过程中,本人分别在映客、花椒、YY live直播做了测试。直播过程中摄像头一直对着记者桌子上的破纸盒。即使这样,这三个平台分别在9、17、18分钟的时间里,房间达到100人的预设定值。网红平台集体造假是公开秘密。

至少在目前,新网红经济更像是一场自娱自乐的表演,其火爆表面的背后,更多的是资本的野蛮生长,而并非是与其对等经济价值的真实体现。资本的无序、参与者的亢奋,这一切像极了当年O2O、团购网站的发展经历。虽然现在还不能把新网红看做另外一次互联网泡沫,但是网络上已经出现了不同声音:

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发布的《2016中国电商红人大数据报告》指出,称今年网红能赚580亿,超过一些行业巨头的年营业额。招商银行调研报告显示,从资本市场角度来看,目前国内网红经济市场规模过千亿元。

当然也存在着不同的声音。北青报曾撰文称,网红生命周期短、盈利能力弱等短板始终成为行业发展过程中的“硬伤”。目前难谈盈利的网红行业,注定是一场虚假繁荣的游戏。同时,某互联网大佬曾抨击“网红经济”动辄鼓吹的“月入十万、百万”更是迎合了涉世未深的青少年一夜暴富的白日梦,对整个社会都产生了相当负面的影响。

争论就是争论,离结论相去甚远。新网红经济商业模式毕竟才刚刚起步,到底能走多远,除去本身的商业发展规律外,也取决于其所在的经济社会所能给予的发展空间。从这个角度说,这个商业模式需要社会、政策、资本、舆论等多方位、多维度的呵护才能正常生长,适得其反式的激进势必透支其应有的价值。


对话人物

更多>>

会员服务

加入大家>>

联系方式

更多>>

联系电话:010-68984933

业务监督电话:4000212098

秘书处邮箱:ccea1982@163.com

编辑部邮箱:cikips@qq.com

地址:北京海淀区阜成路33号北京工商大学二教10号楼513室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